特朗普厉害了:中东之行收3500亿美元

2017-6-07 09:59:37  来源:第一军情  【字体:

  中东又出事儿啦。特朗普刚结束对中东的访问,并且带走了3500亿美元的军售大单,以沙特为首的多国就宣布与卡塔尔断交,理由均是因为卡塔尔“干涉本国内政”、“支持恐怖主义活动”。卡塔尔作为中东地区的小国有何能量干涉这么多国家“内政”、支持了什么样的“恐怖主义”,以至于犯下众怒呢?

  从媒体报道来看,主要是因为不久前媒体卡塔尔领导人发表了为伊朗辩护的言论,这引起了包括美国、沙特在内的诸多国家的不爽。所以,这场“断交潮”,表面上指向卡塔尔,实质上指向伊朗,是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调整的产物。特朗普前脚离开中东立马出事儿,再次让人见识了域外大国对中东地缘政治的影响力,印证了“中东乱局大国制造”的事实。

  基辛格曾说过,“中东的冲突并不像人们常说得那样持续了几千年。在很大程度上,它是我们2 0世纪的产物。”从根源上说,中东地区之所以持续动荡,与中东地缘政治版图破碎化直接相关,而这种地缘政治破碎局面的形成,本身就是西方列强分化的产物。

  16世纪后,阿拉伯世界曾经统一于奥斯曼帝国,这个横跨亚非欧三洲的帝国强盛一时,不仅灭掉了西方人为之自豪的东罗马帝国,铁蹄还践踏过欧洲的土地,成为横亘于东西方世界的一个巨人。20世纪初,奥斯曼帝国走向积弱积贫,已成为软弱可欺的“西亚病夫”。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,奥斯曼帝国与德奥一起对协约国作战,战败后成为英法等国削弱和瓜分的对象。西方历史上曾被强大而统一的阿拉伯世界所苦,这一次要抓住机会,彻底消除这个心腹大患。

  一战中,英国积极挑动奥斯曼帝国内阿拉伯诸省发动叛乱,制造阿拉伯人与土耳其人之间的矛盾,削弱奥斯曼帝国与英国作战的能力。1916年6月,“阿拉伯大起义”发生后,参加阿拉伯起义的英国人劳伦斯向英国发回一份秘密文件称:这场起义“有助于促进我们的直接目的,即瓦解伊斯兰阵营,打败、毁灭奥斯曼帝国;……如果我们措施得当,他们就会保持政治分裂状态,成为一个由一些缺乏内聚力的相互忌惮的公国组成的组织。”英国可以借此实现将中东纳入殖民地的设想。奥斯曼帝国解体后,阿拉伯民族凭借庞大的人口、宗教、历史纽带,本来有潜质建立统一国家,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却最终被分裂为22个阿拉伯国家,中东从此进入了地缘政治破碎的动荡时期。

  不仅如此,西方还制定了在阿拉伯世界植入外来敌人的计划。英国积极鼓励犹太人向阿拉伯土地移民。l917年11月,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发表表了着名的《贝尔福宣言》,支持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一个“犹太人的民族之家”。因为英国不愿意看到阿拉伯民族成为一支无法掌控的独立力量,在这一地区安插一个犹太人国家,将使阿拉伯世界持久混乱与分裂,更易于西方进行控制。丘吉尔直言:“巴勒斯坦的犹太国不但对犹太人有好处,而且能充当英帝国在中东的一个堡垒和盟国。”

  西方“分而治之”与“植入敌人”的策略收到了效果。阿拉伯各国独立后,由于缺乏地缘版图巨大,足以主导地区局势的“核心国家”,加上各国不同的利益诉求,根本无法阻挡外部势力进入中东,很容易被英法等国分别控制,成为任人宰割的对象。允许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建国,本来就是为了“掺沙子”,搞乱阿拉伯世界。由于阿拉伯世界国家林立,内部矛盾众多,因此在对抗以色列问题上各怀心思,难以形成合力,使以色列最终由弱到强,成为阿拉伯世界最大的安全威胁,阿以冲突成为难以消除的心头之痛。很多人都说,阿拉伯世界之所以任人欺凌,主要根源就是阿拉伯人不团结,但这个“不团结”,正是列强分化的产物。

 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,英法走向衰落,但阿拉伯世界并没有迎来翻身做主人的机会。美国和苏联这两个超级大国把这一地区当做争夺世界霸权的主战场,分别采取“拉一派,打一派”手法,在中东扶植各自代理人,频频挑起“代理人战争”,使这一地区国家和人民深受其害。冷战结束后,中东成为美国禁脔,美国先后在1991年和2003年两次在海湾地区挑起战争,加紧对这一地区的控制,防止“阿拉伯复兴主义”的抬头与坐大,继续控制和主导对世界经济命脉至关重要石油产区。

  美国中东政策主基调就是,维持一个适度紧张而可控制的中东为美国的战略利益服务,为此,美国在中东政策制定方面可谓机关算尽。极力袒护以色列让它扮演“搅动一池春水”的角色,把受到阿拉伯民族抵制的土耳其拉入北约增加它的地区影响力,对于占中东多数地域和人口的阿拉伯国家实施拉拢分化,并极力打击破坏阿拉伯民族复兴联合势力,对同样受排挤但战略位置重要、发展潜力巨大并试图拥核的伊朗,则长期奉行遏制打压政策。尽管美国在不同时期对中东地区国家的策略有所调整,但在核心政策上始终坚定支持以色列和维持地区势力均衡为目标,通过纵横捭阖维持着美国对中东地区的控制力和影响力。

  小布什执政时期由于在中东地区发力过猛,导致陷入伊拉克、阿富汗现场战争泥潭,极大重创了美国的软硬实力,加上金融危机的冲击,美国对中东的控制力有所削弱。“阿拉伯之春”发生后,中东地区多个国家陷入持续的动荡。奥巴马主动调整了中东政策,试图在这一地区实施战略收缩,集中精力推进“亚太再平衡战略”应对中国的崛起。最具影响力的事件就是在2015年7月伊核协议的签署,使伊朗摆脱外交孤立的局面,伊朗在经济和外交上的压力大大减轻,这招致了沙特和以色列的强烈不满。

  近年来,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环境不断改善。老对头伊拉克崩溃让伊朗舒了一口气,伊核协议的签署为伊朗迎来新的发展机会。特别是在什叶派与逊尼派矛盾加剧,极端势力成为地区主要矛盾的背景下,伊朗通过对什叶派武装力量的支持,逐步形成了以伊朗为核心的什叶派势力集团。伊朗还通过支持俄罗斯在中东的军事行动,摆脱了单独支持阿萨德政权力不从心的困境,同时继续声援也门胡塞武装,在战略上拖住了沙特,在中东战略地位和影响力大幅提升,因而引起了沙特、以色列等国高度警惕和反弹。

  特朗普在上台前就激烈批评奥巴马政府的中东政策,上任后巩固与沙特、以色列的关系。特朗普这次访问中东重申了对沙特和以色列的强力支持,表明了对伊朗的强硬态度。得到美国承诺的沙特迅速开始行动,这次牵头多国与卡塔尔断交,显示了坚决与伊朗开展斗争的态度。

  中东地区混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围绕美国、沙特、以色列同伊朗斗争的大幕已经拉开,中东再次迎来多事之秋。

今日头条

精彩酷图

商 讯

实用信息

热点商讯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