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象自己被逼进死胡同后开始狗急跳墙!

2017-6-05 10:37:18  来源:第一军情  【字体:

  据报道,航空母舰“卡尔文森号”和“里根号”为首的3天演习于2日结束,共有12艘美国船舰和2艘日本船舰参与演习。这是继美国舰机擅闯中国南海岛礁12海里之后的又以挑衅行为。而且,据美国之音等多家媒体报道,美国还将派遣世界最大的战舰之一“尼米兹”号航母前往西太平洋海域活动约6个月时间,并计划于6月与另外两艘航母“卡尔·文森”号和“罗纳德·里根”号会合进行联合演习。有分析认为美国派出第三艘航母意在牵制不断发射导弹的朝鲜,但是在西太平洋同时派遣三艘航母十分罕见,可以说这是特朗普政府继续在朝鲜问题上展现“以力量促和平”的姿态。

  军事专家杜文龙曾指出,按照美国在局部战争中对航母的使用方式观察,单航母战斗群是威慑的编组,双航母、三航母战斗群是实战的编组。不言而喻,以“卡尔·文森”号、“罗纳德·里根”号、“尼米兹”号三航母战斗群为代表的军事力量进入西太平洋,显然代表了特朗普政府“以实力求和平”强硬亚太政策的基本方式,一支常驻亚太地区由多舰种组成的威慑舰队,一支由航母战斗群组成的、活跃在“印度洋——南海——东海”的航母舰队。很显然,这不仅反映了美对朝强硬的外交政策,更反应了打压中国、延缓或阻止中国崛起势头,展示了中美在印太地区战略博弈,至于两者之间如何的“斗法”,就看特朗普亚太政策强硬程度。

  对一个担心中美国陷入“修昔理德”陷进,觊觎中国国家安全和利益的美国来说,这其中的“奥妙”显然不在半岛问题,而其中展现的霸权行径,却是由美国的历史惯性与地缘特性所决定。一是,美国是一个三面环海的国家,它时刻担心来自海上方向四面八方的安全威胁,“911”的案例就已经证明,如果美国不把安全防线外推,作为一个在世界上“作恶多端”的国家,其自身安全是难以保障的。二是,作为一个为摆脱殖民组建的“联邦”国家,作为依靠从世界抢夺“精英”的移民国家,如果他不能使国家“富裕”和“伟大”、人民“富有”,那么它就可能面临内部的分裂,所以打着“让美国再次伟大”的特朗普成为2017年世界的“黑天鹅”。三是,美国的“伟大”依靠的是霸权,维系美国全球霸权的基础在美国的国际同盟体系和海外军事基地,一旦美国失去了对世界的话语权、主导权,美国盟友就会对美国产生怀疑甚至离去,美国就会丧失前沿基地,当年英帝国的衰落,正是美国从瓦解英帝国海外军事基地开始,这是美国的前车之鉴。

  因此,美国显然缺少凝聚国家与社会的“国韵”,这是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内生力,也正是美国所缺乏的。所以,美国需要依靠外部力量的压力,使美国形成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。也正是如此,美国从来需要一个强大的敌人,从英国、苏联、恐怖分子、伊朗、朝鲜到中国,一旦被美国贴上“敌人”的标签,美国人就绝不手软。恰如美国格言所说,“没有伟大的敌人,便没有伟大的美国。”美国着名历史学家小阿瑟·施莱辛格认为,“美国需要一个敌国,给外交政策带来焦点和连续性。”我国有专家也分析到,“美国的强大需要不断用敌人的鲜血来灌溉,一旦没有了敌人,美国本身就可能内爆。寻找敌人已成为美国的核心价值。”明白上述因素,就不难明白三航母“战斗”格局不会以中国和亚太地区人民的意志为转移。

  大国崛起的历史规律告诉我们,“大国崛起于地区性守成,消失于世界性扩张”。特朗普上台后宣称要效仿里根政府“以实力求和平”亚太政策,作为美国维持海上霸权、世界霸权的实力基础。美国如此不远千里,劳师动众,以屈指可数的有限军事力量,在印太地区兴风作浪,必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疲惫于战略性进攻、没落于战略性进攻。这种崛起与没落是强者变弱者、弱者变强者的转变,在美国的“陪练”下,这两个因素显然正在发生转化。

  就拿“卡尔·文森”号航母战斗群来说,以一艘排水量8万~9万的小航母,外加4艘水面舰艇,1艘“洛杉矶”级攻击型核潜艇,虽然具有一定的体系作战能力,多少显得有些过于自信。世界上任何事物总是“强点”与“弱点”相伴相随,“卡尔·文森”号航母战斗群战斗力虽强,但是弱点和软肋也是不少,如易被侦察定位、易被干扰破坏、航道易被封锁、天候影响较大、对作战节点依赖性太强,诸如此类都能对航母战斗群产生致命性影响。

  中国人民解放军素来有“善战”的传统,始终坚持“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”“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”,不与敌打“堂堂之阵”,只是中国始终坚持和谐世界的发展理念,已经30多年无战事,但是不代表“善战”的传统丢失或者生疏,在家门口以“不对称”的作战手段对付所谓的航母打击群还是有十足的把握,仍需掂量“斤两”恐怕是美国。

  中国人民解放军不仅有“善战”传统,还有“善谋”传统,孙子早就说过,“上兵伐谋、其次伐交、其下攻城”。中国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创造了丰富的“谋略文化”,“以逸待劳”“以饱待饥”“以守待攻”“以患为利”等等都体现着中国智慧。中国现在是“无恃其不来,恃吾有以待也;无恃其不攻,恃吾有所不可攻也。”所以说,不论美军折腾出多少“幺蛾子”,中国需要做的就是利用地缘优势、实力优势、“朋友”优势和谋略优势,来抵消美军“气势汹汹”的盟国优势、技术优势、前沿优势和军事优势。

  阎学通曾撰文指出,“外部安全威胁尚不足以颠覆中国崛起”,他认为从中国现有的国际地位来看,目前外部威胁中国崛起的国际因素很多,但没有任何一个因素强大到足以颠覆中国的崛起。这显然是一个十分正确的判断,中国只要保持好战略定力,不在“混乱”的国际安全形势以及亚太安全困境中自乱手脚,中国的和平崛起只是时间问题。如果对手非要来挑衅、非要威慑、也非要开打,显然这只会作为中国进一步成长的“磨刀石”。

  中国当前正处于国际战略重心转移、全球战略均势重新调整的“拐点”时期,“树大招风”,受到这样和那样的战略挤压是再正常不过之事,毕竟世界还处在一个安全与发展问题都没有解决的“战国”时代,“丛林法则”仍然是当今国际社会的“幕后黑手”。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大国、强国俨然失去了战略耐心,重拾“有限核战争”的核讹诈手段,这是霸权过程中心虚最突出的表现。谁也没有逼迫美国,是美国人的“安全感”和“霸权思维”把自己逼进了对抗的“死胡同”,虽然我们不能阻止“狗急跳墙”的霸权方式,但靠实力维护自身安全还是绰绰有余。

今日头条

精彩酷图

商 讯

实用信息

热点商讯

热门推荐